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李芷淳:定义自己,初志贯彻

文章来源:       时间:2020年11月17日  点击次数:   [ 字体:  ]  

李芷淳

第三届公益班校友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数字媒体中心硕士

善良不是一种天赋,而是一种选择

  我想参与公益是因为“热情”——热衷于帮助弱势群体。在热情背后,我希望能够更专业、更系统地学习怎样做好事,所以选择加入了公益班。

  大四期间,我曾在真爱梦想基金会实习,主要负责“ 梦想教练”项目,为全国的“梦想中心”统筹安排教师队伍,实地考察项目当地的教学环境。

  公益班的经历让我认识到,善良不是人的一种天赋,而是一种选择,要一直保持与善良同在。

开始懂得从现有条件下合理分配资源

我刚开始加入公益班的时候,是打算一毕业便在公益行业从事项目管理方向类的工作,所以在进入真爱梦想基金会实习前,也曾在珠海市妇女儿童福利会实习,负责“小天使助学”和“康乃馨单亲母亲”两个项目的拨款管理。在此期间我会去资助人群的生活环境考察情况,并且和项目经理一起讨论基金会的捐款具体怎么分配到每个家庭和每个学校。大三的这段经历和后来真爱梦想基金会的实习都是在做教育项目,但是它们之间存在着不同:一是虽然都是助学项目,前者是更直接地将捐款资助给贫困的对象,资助的资金主要花在文具书杂费上,后者是通过拨款培训贫困学校的老师进而提升孩子的视野,更像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另外一点不同是前者工作的时候用的是传统的excel表格去统计数据,每天会花很多时间在整理表格上,后者因为机构有一套成型的数字化系统,所以工作的时候只要简单的输入和记录便可以,相比之下更加高效便捷。

以上的实习经历带给了我两点启发,第一点便是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两个公益机构的使命都是帮助更多贫困学生群体,但是为什么会导致两个机构方向不一样?即同样都是资源,是什么导致了两者项目资源分配的不同?当时实际没有想的很清楚,后来慢慢想通了,导致两者不同的是策略,策略这个词还蛮抽象的,大概就是在现有限制的条件下最合理地分配你的资源。简单点讲,你想从广东开车去东北,有很多种方法,但是如果给你限制条件要省油,要路费少,还要在福建和安徽接上你的老同学,满足这些情况下规划的最优路线就是你的策略。第二点启发是科技改变生活,科技能够更加高效的将人手上的资源带活。策略优化资源,科技提升效率,这两点现在说起来的话真的是人尽皆知的道理,但通过自己经历推导出来的结论感受起来却是不一样的。

思考与启发为我带来策略的灵感

  这些思考和启发让当时的我有一个不是很清晰的想法,大概就是:唔,我要去做制定策略的人,最好还能和科技挂钩。然后这个想法慢慢地将我引向了用户体验设计师这个职业,这个职业的职责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为目标用户的需求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很多人对设计师会有误解,觉得设计师就是画图的,但实际设计师是一个将人和这个物理世界连接起来提供方案的角色,只不过一般他们为了更好的连接会有更多美学上面的考虑。

  国外整体氛围重视用户调研,相对来说理论体系更成熟,有更多的锻炼机会,长远来讲能够打下更深的一个职业基础,因而我选择了出国考研。

  考研过程在我看来是一个耐心等待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雅思虽然说已经是相对灵活的语言考试了,但是为了应试而准备的过程还是挺痛苦的。记得那会每天雷打不动的早起去图书馆准备雅思,打台风也坚持去,现在回看下来我应对语言考试唯一的技巧便是“死啃”。

  读研这一年以来,语言交流问题让我感到了挺深的挫败感,刚开始我不知道如何与同学打开话题,不知道怎么用合适的言语和组员合作,每次一开始讲话就会焦虑,担心说错。幸运的是专业有门必修课叫即兴创作,这个词最早起源于戏剧领域,意指演员作出超出剧本安排以外的表演。而这项技能是可以被训练的,当不知道和同学如何打开话题的时候,需要明确一个点就是同学之间永远都有的共性是学校做的项目,所以这就是我的技巧:找到这部话剧的主题,找到你和你对话对象的共通点,从而可以顺利地开展一场对话。

“敏捷开发”的思维对我影响较深

我读的项目是实践型的研究生项目,涉及的范围不分行业,包括且不限于IT,医疗,教育,公益,法律等,要做的就是通过数字媒体的手段去解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可以是一个现实问题,像如何通过线上系统数字化法律流程,也可以仅仅是为用户创造出虚拟愉悦感受的问题,如如何基于博物馆的主题设计更有沉浸感的vr游戏。

这学期有机会接触到一个为残疾人设计方案的项目,客户是当地一家给残疾人提供戏剧表演的公益机构,设计方案的目标是激励更多残疾人参与到戏剧表演中来。残疾人在实际生活中由于出行不方便,接受信息方式的独特性等多方面原因导致他们参与戏剧演练时会有一定的障碍,打消了积极性。当时接的这个案子的时候我感觉设计难度还是挺大的,一是对目标对象的不了解;二是对目标对象使用产品的流程——戏剧表演不熟悉;再就是剧目赶着在三周后便要开始排练了,所以开发周期很紧。开始着手后我们在前期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才了解到原来市场上很多的产品包括很多著名大厂的产品都没有兼顾到残障人士的需求,即便国际上有一些专门为残障人士使用产品的通用标准也没有被很好实施。于是最后我们落地的产品是一个基于无障碍设计原则上的一个集信息中心化远程会议平台,让残障人士即便不出门也可以在家中参与视剧表演。产品设计出来后我们还是蛮有成就感的,从一开始只有剧组的一两个人需要使用我们的产品,到现在整个机构的剧组都在用,并且刚好最近赶上特殊隔离时期,大家都只能呆在家,但因为我们开发的产品使得本应该暂停的剧目依旧能够通过远程的方式顺利进行下去。这段期间我们还收到不少残障人士用户的感谢反馈,每周两三次的剧目排练让他们隔离时期沉闷的生活充实了不少和多了很多乐趣和温暖。

读研期间我还学到了很多,对我影响最深的一点是目标的明确性。刚开始做项目的时候,大家的创意都很多,也有足够的技能去实现这些创意,但是老师一直引导我们思考两个问题,一个是“ 为什么要做这个?”一般连着问五个为什么,你就知道这是不是必要的了。另外一个问题是“有没有更简单的方法?”围绕目标,学会做减法,不仅做项目,适用于遇到所有该做决策的事情。

  前面讲的是目标,接下来讲的是实施手段,“ 敏捷开发”的思维对我来讲影响比较深,简单来讲,就是用最简单的方法测试你想法的可行性,从而快速完善你的产品。我觉得这是每个行业都是通用的,任何一个行业想要快速发展的话,需要不断快速思考和修正错误,通过测试深挖项目的关键点,再有重点的安排资源。

  除了工作学习上所习得的感悟,再就是文化层面上的,加拿大总的来说是个移民国家,有着多元的文化。面对这种情况,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对自身文化认同感到迷惑,是否应该为了融入当地的文化而放弃过去的自己。后来想通了,其实应该以职业去定义自己所在的群体,而非文化。文化更多是行为规范和思维层面上的,但是你的专业能力才是你是否能在全球都可以扎根的根本。

职业规划的思维

  在我看来,无论是哪个行业,归根到底都是解决某个问题。希望未来我能够更加提升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样以后无论选择在哪个行业扎根,都能够为行业带来更多价值。我在大学生涯里学会了很多东西也做了很多事情,但我却曾未意识到,这里的定语应该是:职业连贯性或职业转折性。发现自己愿意为之奋斗的方向是可遇不可求的,在找到自己喜欢的方向之前,还需要各方面的积累,同时也要创造各种机会尝试多种可能性,之后分岔路评估自己的选择,确定阶段性目标,明确该目标是自己此阶段最想要追求的生活,并且做好承担这种选择潜在牺牲和风险的心理准备,之后便是不断提升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来扎根行业发挥价值。

本期访谈丨陈舒婷

本期编辑丨邓逸轩